藏族舞蹈的舞蹈特征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5-10 00:51:17

舞蹈编导:戴爱莲   舞蹈音乐:刘行   舞蹈服装:张况宇、叶浅予、郁风、肖淑芳先后为该舞设计了服装,1962年后采用夏亚一的服装设计   舞蹈首演:1954年北京   首演团体:中央歌舞团   首演演员:徐杰、资华筠   奖项:1955年荣获第五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舞蹈比赛铜奖;1994年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评比经典作品奖。在敦煌壁画中,留有我国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印记,同时敦煌也是多种文化融会与撞击的交叉点,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文化在这里相遇,那些公元4至11世纪的壁画与雕塑,带给人们极具震撼力的艺术感受。

《飞天》取材于敦煌壁画中的舞蹈形象,这女子古典双人舞,是我国第一部根据敦煌壁画中香音女神(“飞天”)的形象创作的舞蹈作品。该舞编导戴爱莲是我国著名的舞蹈表演家、编导家和教育家。1916年,戴爱莲出生在西印度群岛的特立尼达岛。12岁时考入当地由白人办的舞蹈班,并且是班里惟一的有色人种的孩子。14岁时在伦敦先后进入著名舞蹈家安东.道林芭蕾舞蹈教室和玛利.兰伯特芭蕾舞蹈学校学习欧洲古典芭蕾。1936年戴爱莲考入魏格曼舞蹈团演员莱斯里在伦敦开办的舞蹈工作室,潜心研究现代舞。两年之后,在观看尤斯芭蕾舞团将人体动作和内在情感紧密结合在一起、既有技术又有艺术表现力的演出时,她发现了自己理想的舞蹈形式。

虽然在中国国内举目无亲,戴爱莲还是毅然在国难当头之际的1939年底登上回国的轮船。珍珠港事件后,戴爱莲与一些文艺家从香港绕道澳门到达广西桂林,最后抵达重庆,开始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积极奔走。在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关心和鼓励下,戴爱莲一回国就开始寻找中国舞蹈的根,为发展中华民族的舞蹈而努力。在中国近现代舞蹈史上,戴爱莲较早地将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问舞蹈加工成剧场艺术搬上舞台,使人们看到了自己祖国所拥有的丰富的舞蹈艺术宝藏。《飞天》正是戴爱莲长期致力于对民族传统舞蹈继承与发展的优秀代表作品。在《飞天》中,她再一次继承、发展了我国传统舞蹈中的长绸舞技法,以凝练的舞蹈语汇,抒情浪漫的手法,神形并茂地将“飞天”的形象再现于舞台上。

舞蹈格调高雅秀丽,注入了作者对自由、光明的向往和追求。除了从壁画中找到灵感、发掘舞姿,《飞天》还借鉴了戏曲舞蹈中的长袖舞,通过对长袖舞技法的加工、整理、再创造,塑造了一对向往自由与幸福的仙女形象。典雅、优美、纯静的《飞天》,首次在中国舞台上再现了敦煌灿烂悠久的民族文化,那飘动如飞的绸带线条和变化多彩的“绸花”倾述了“香音女神”的心曲,也塑造了少女的纯洁、高雅和脱俗的形象。这一对女神,在舞台上或一高一低、一动一静、一左一右,或联袂、对望、交绕,长长的袖绸忽如长虹,再若回云,变幻莫测,充分展示了数千年来中国传统舞蹈的高超技艺。

《飞天》和《荷花舞》都是20世纪50年代戴爱莲的代表作,舞蹈公演后深受广大观众喜爱,成为全国许多舞蹈团体竞相学演并久演不衰的一个舞蹈。英国泰晤士报曾发表评论,称这个舞蹈“体现了戴女士处理人体造型和舞台空间结构的非凡才能”。

中国古典舞(Chinese classical dance),起源于中国古代,历史悠久,博大精深,它融合了许多武术、 中国古典舞 戏曲中的动作和造型,特别注重眼睛在表演中的作用,强调呼吸的配合,富有韵律感和造型感,独有的东方式的刚柔并济的美感,令人陶醉。中国古典舞主要包括身韵、身法和技巧。身韵是中国古典舞的内涵,每个舞蹈的韵味不同,两个人跳同样动作,韵味都不同。身法则是指舞姿还有动作。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沃土的古典舞蹈非常强调 “形神兼备,身心互融,内外统一”的身韵。神韵是中国古典舞的灵魂。神在中而形于外,“以神领形,以形传神”的意念情感造化了身韵的真正内涵。中国古典舞的音乐大多采用中国特有的民族乐器演奏的乐曲,如古筝、二胡、琵琶等。

中国古典舞服装古色古香,根据舞蹈的具体要求也各有特色,汉唐舞大多采用传统的汉服。1、身韵的元素 如提、沉、冲、靠、含、腆、移、旁提、横拧等,好比是身韵语言的 “语音”──基础符号; 2、身韵的主要动作 如:“云肩转腰”、“燕子穿林”等,好比是身韵语言的“辞汇”; 3、身韵的意象 身韵动作所表现出来的意象,好比是身韵语言的 “语义”; 4、身韵的运动规则 身韵遵循的“欲左先右”、“欲上先下”、“欲开先合”等“从反面做起”的运动规则,与“平圆、立圆、八字圆”的“三圆”路线规则,好比是身韵语言的“语法”。这些方面构成了身韵语言的内部结构,加上身韵“形、神、劲、律”的表现方式,使中国舞具有了中国文化特色的舞蹈美学。

形 中国舞在人体形态上强调“拧、倾、圆、曲,仰、俯、翻、卷”的曲线美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气质美。从出土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是由古至今一脉相承而不断发展演变的。如秦汉舞俑的“塌腰蹶臀”、“翘袖折腰”、唐代的“三道弯”、戏曲舞蹈中的 “子午相” “阴阳面” “拧麻花”,中国民间舞的“辗、拧、转、韧”等无一不贯穿着人体的“拧、倾、圆、曲”之美。神 在中国舞身韵的基本动作要素中,神韵是一个异常重要的概念。神是泛指内涵、神采、韵律、气质。任何艺术若无神韵,就可以说无灵魂。在古典舞中人体的运动方面,神韵是可以认识的,也是可以感觉的。而且正是把握住了“神”,“形”才有生命力,才能体味舞蹈所包涵的真实意境。中国古典舞 “心、意、气”是“神韵”的具体化。

在心这一概念中,强调内涵的气蕴、呼吸和意念。可以说,没了韵就没了中国古典舞。没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最重要的光彩。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是传神的工具”,而眼神的“聚、放、凝、收、合”并不是指眼球自身的运动,而恰恰是受内涵的支配和心理的节奏所表达的结果,这正是说明神韵是支配一切的。“形未动,神先领,形已止,神不止。”这一口诀形象、准确的表达了形和神的相互关系与内在联系。劲 “劲”即赋予外部动作的内在节奏和有层次、有对比的力度处理。中国古典舞的运行节奏与有规则的2/4,3/4,4/4式的音乐节奏不大相同。它往往是在舒而不缓、紧而不乱、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自由而又有规律的“弹性”节奏中进行的。

“劲”不仅贯穿于动作的过程中,在结束动作时的劲更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戏曲、芭蕾舞、武术套路都是十分重视动作结束前的瞬间节奏处理,中国古典舞更不例外,它有如下几种典型的亮相劲头:“寸劲”一一体态、角度、方位均已准备好,运用一寸之间的劲头来“画龙点睛”;“反衬劲”──给予即将结束的体态造型的一个强度很大的反作用力,从而强化和烘托最后造型;“神劲”──一切均已完成,而用眼神及肢体作延伸之感,使之“形已止而神不止”。律 “律”这个字它包涵动作中自身的律动性和运动中依循的规律这两层含义。一般说动作接动作必须要“顺”,这“顺”是律中之“正律”,动作通过“顺”似乎有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之感。“不顺则顺”的“反律”也是古典舞特有的,可以产生人体动作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动感。

“逢冲必靠、欲左先后、逢开必合、欲前先后”的运动规律,正是这些特殊的规律产生了古典舞的特殊审美性。无论是一气呵成、顺水推舟的顺势,还是相反相成的逆向运势,或是“从反面做起”,都是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圆、游、变、幻之美,这正是中国“舞律”的精奥之处。一)旋转的特点 1、中国古典舞基训中的旋转技巧,以拧倾形态的舞姿结构为主要特色,与芭蕾舞基训中的旋转还是有很 中国古典舞 大不同的。芭蕾舞基训中的旋转都是直体的,大都在额状面的基础上进行立体构图和塑造形象,因此,动作长而舒展,延伸感强。身体的带动,手臂的带动,跨的带动都非常重要,旋转靠的就是全身的协调。而中国古典舞基训中的旋转,除了有直体旋转之外,很大的特点是身体形态在拧倾旋转的舞姿造型上的转,特别是“倾”的平衡重心上的转,是在上下身成子午相的基础上进行立体构图塑造形象的。

所以动作显出婉转中的修长,急带腾空中的延续,以及旋转螺形的变化,如反掖腿仰胸转,后退侧身转。2、以腰带动转的特点,形成中国古典舞基训中转的起“法儿”的多种多样,而且多般是在动的过程中起的“法儿”。如大掖步转、扫堂探海转。3、中国古典舞基训中民族舞姿转“身法性”很强,有一部分民族舞姿转,可以说是身法的待续和夸张。4、民族舞姿转的流动性与复合性比较强,空间变化幅度大,比如有由下往上的转或由上往下的转,还有在转的过程中各种舞姿的复合和流动的特点。民族舞姿转的发展仅仅是个开始,还大有余地,还有很好的前景。(二)翻身的特点 翻身是我们得天独厚的民族技巧。它的种类样式之多,变化之精彩,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所无可比拟的。

翻身是中国古典舞基训中独特的技巧形式,它是以腰为轴,身体在水平线倾斜状态下的翻转。动作自始至终贯穿着拧、仰、俯和旁提的形态。1、民族性强 翻身这种技巧形式充分体现了古典舞的审美特征和动的特点,而且它和身法的结合也最紧密。因此,它的民族性很强。2、形象性强 翻身在空间运动中形象鲜明,如“探海翻身”、“蹁腿翻身”等大幅度的慢翻身,在空间的弧线运动连绵圆润,犹如波浪起伏;“点步翻身”敏捷快速,急如闪电;连续“串翻身”,像车轮滚滚,形象性很强。3、表现力强 翻身用各种不同的速度和节奏,不同的连接,不同的性格,产生不同的艺术感官效果,从而可以表现各种不同的感情和情调,如慢的连绵不断的翻身,表现一种缠绵悱恻的感觉;快速的翻身,表现干净利索或轻快俏皮;急速有力则表现英武刚健…… 中国古典舞翻身有了新的发展,结构形式丰富了,加强了流动性和复合性,加强了对比性,除了性格刚柔、急缓、大小、快慢的对比,作为中国古典舞基训中技巧的训练内容和表现手段,它还可以有进一步的发展,更好地展现我们民族的民族特性。

(三)弹跳的特点 中国古典舞基训中的弹跳,在用力的方法上要求轻、漂,要求运动过程中松紧结合,发力要集中,过程的速度要快,讲究“发力在根,用力在梢”,讲究“寸劲”。在弹跳方面,我们民族的特性也越来越明显,难度越来越大。1、把原来的民族技巧加以出新和加强难度。2、加强“身法”性:把地面的身法动作向空中发展。在跳的过程中呈现拧、倾、翻、闪、展、腾、挪。3、空中的横向转体有了新的发展,这显示了我们民族技巧的特点和技巧性的加强。4、高低对比,起伏跌宕,对比鲜明是中国古典舞弹跳的又一特点。5、由于弹跳技巧的爆发力量,为弹跳技巧复杂性的发展提供和创造了条件,在弹跳的复合技巧上有了大幅度的发展。6、在空中变方位也是古典舞跳跃的特点。

7、弹跳和武功技巧相结合。无数的身法和技术是古典舞所要吸收的重要方面。但其训练目的却不尽相同。武术的训练是以技击和攻防为目的的,舞蹈的训练则是以塑造人物的形象、刻划人物的性格为目的。8、与身法结合,形成和加强了古典舞跳跃进的流动性和语言性及风格特点。编辑本段节奏特点 古典舞在节奏上特点也很突出,这与我们 民族音乐的特点是分不开的,我们民族音乐很少象西洋音乐那样强弱相同、有规律的匀速、脉动式的节奏,一般表现为弹性节奏和点线结合的特点。体现在节奏上多为附点(抻——赶)或切分(赶——抻)或是两头抻中间赶,或是两头赶中间抻,或是紧打慢做,或是慢打紧做等等。因此,所形成的动作的内在节奏,诸如则柔、动静、缓急、放收、吞吐……抑扬顿挫、点线结合等,从而产生我们特定的动律特点和韵律感。

编辑本段特殊能力 中国古典舞的舞姿复杂,技术难度高且运动幅度大,因此,需要表演者关节韧带和肌肉柔韧性强。中国古 中国古典舞 典舞的舞姿有开又有关(开、关指外旋和内旋)。足的应用除了勾、绷、开、关之外,还有内翻和外翻。关节需具备多种能力,使关节的屈伸、外旋与内旋、外展与内收的功能得到充分的发展。因此,作为一个中国古典舞的舞蹈演员需要有较全面的软开度能力。舞姿与身法是中国古典舞的精髓。舞姿是造型,身法是韵律,它们之间的变换可以构成千姿百态,舞姿的子午相立体造型,是由拧倾、屈伸、俯仰、纵横等形状所构成的,它呈现出拧倾中的宛转与修长,屈伸中的收与放,俯仰、纵横的交融与变化。这个变化决定着舞姿的幅度、速度、平稳度。

这“三度”又需要人体中段的高度柔韧与力量为基础。至于连接舞姿的身法更是以腰为轴心而发力带动全身的。无论是提、沉、冲、靠,或是平圆、立圆、8字圆以及拧、倾屈……关键都在腰的应用。所以,腰部的应用能力和脊椎的屈伸、回旋与侧旋是完成舞姿和身法的关键。中国古典舞的舞姿和身法都离不开圆的规律。足要在踝关节处作勾、撇、绷;小腿要在膝关节处作跨、蹁;大腿在髋关节处作环动;手在腕关节处作上盘、下盘;前臂要在肘关节处作晃手;上臂要在肩关节处作摇臂;腰、胸、颈要回旋……都在围绕一个“圆”字。表演中国古典舞还需要爆发力强的跳、转、翻技术的能力。例如:许多弹跳必须借用爆发力强的快速腾空方法去赢得空间,完成各类空中技术,达到古典技术美的程度。

中国古典舞的旋转因所用重心不同,形式也不同:如平旋类属于直立重心,拧倾类属于螺旋重心,而俯旋和仰旋则属于平衡重心。而“以腰为轴,以臂为轮”的翻转,又是中国古典舞的特殊技巧。总括起来,中国古典舞表演者需具有的特殊能力可分为如下五个方面:关节柔韧的幅度;舞姿身法的回旋与环旋;跳的爆发力;转中的三种不同的舞姿的重心;翻中的水平线。

舞蹈 藏族 特征

上一篇: 《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属于哪种芭蕾代表作

下一篇: 求伤感纯音乐,是一听就哭的那种,班得瑞,久石让都有了。求神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纵横歌曲网 版权所有 0.16122